請百度搜索云飛物流關鍵詞找到我們!

公司動態

營改增降稅擴圍糾結:交通運輸業稅負不降反升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6/11/3     瀏覽次數:    

“營改增”降稅擴圍糾結

很多地區目前只是對“營改增”降低稅負和帶動地方招商引資積有濃厚的興趣,但對于應付其中的難題并未做好充分準備

今年整個一季度,上海市稅務部門的工作人員都異常忙碌。所忙的內容,一是推行營業稅改增值稅(下稱營改增)試點工作,解決試點過程中遇到的各種問題;二是接待一批又一批做試點準備工作的各地稅務部門來訪。

從1月1日起,上海市率先開始實行營改增試點,實施范圍是交通運輸業和部分現代服務業。幾個月以來,這項整體表現為降稅的改革減輕了一部分納稅人的稅收負擔,部分試點行業和企業的市場空間也有所拓展。

正是看中了這些利好,北京、天津等地也紛紛向財政部、國稅總局提出欲進行試點的申請,更多地區則積極調查摸底為試點做著準備,企盼早日納入營改增第二批試點范圍。

不過據《財經》記者了解,由于準備時間過短、對問題估計不充分,上海市的營改增試點并沒有外界想象的那樣完美光鮮,一系列棘手的問題正等待解決。因此,“覬覦”該項政策的地區理應根據實際花時間精心謀劃,多做準備,不宜匆忙上馬。

2月16日和17日,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在上海召開經濟發展和財稅重點改革座談會。李克強強調,要扎實做好營改增試點工作,加強調查研究,及時跟蹤評估,妥善解決遇到的問題。在此基礎上,認真總結經驗,完善實施方案,逐步擴大試點覆蓋的行業和地區范圍,“十二五”期間在全國推開。

減稅還是增稅?

增值稅是中國第一大稅種,增值稅改革的每一步都備受矚目。自2009年起增值稅開始全面轉型,由生產型轉為消費型之后,該稅種改革的下一個重頭戲即為營改增。

由于上海市服務業門類齊全,輻射作用明顯,上海市被選擇在全國先行試點,為全面實施營改增改革積累經驗。今年伊始,上海正式開始試點。

關于試點工作開展幾個月以來的情況,3月下旬國稅總局局長肖捷在某次論壇上發言總結說,上海已經實現了稅制轉換的平穩過渡,降低了大部分納稅人稅收負擔,拓展了試點行業和企業市場空間,促進了企業分工細化和技術進步,提升了商品和服務出口競爭力。

財政部財科所目前正在對上海試點情況做相關評測,其中一位知情人士對《財經》記者透露,試點效果總體還是不錯的,大部分企業都表現為減負,尤其試點行業的下游企業減負效果非常明顯。下游企業減輕稅負之后,產業鏈條延伸就更加流暢,這也是此次試點最大的好處。

不過該知情人士還表示,試點行業之一的交通運輸業,由于增值稅進項太少抵扣太少,確實存在稅負不降反升的情況。肖捷在前述發言中也承認,參與試點的部分交通運輸業企業出現了稅負增加的問題。

按照規定,對于增值稅一般納稅人,其應稅額就是當期的銷項稅額抵扣當期進項稅額后的余額。進項稅額的多少,直接關系到最終納稅額的多少。進項稅額太少導致應稅額過多,最終推高稅負,這也是目前上海市在試點過程中,遭遇最多的難題。

上海物流企業家協會秘書長陳永軍對《財經》記者表示,營改增試點對民營物流企業影響非常大,一方面它們要為上游企業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另一方面它們的進項卻缺少可以用來抵扣的發票,如現在很多加油站都沒有增值稅專用發票,運輸司機要開具可進行抵扣的增值稅發票就非常困難。

兩方面作用之下,相關企業稅負自然會增加。按照上海市營改增試點方案,交通運輸業一般納稅人的增值稅適用稅率為11%,陳永軍認為這一稅率也明顯過高。他計算后表示,人力成本、路橋費、油費、管理成本等加在一起,最后再添上11%稅率的稅收,物流企業目前的利潤空間最多只能剩下4%,而人工成本和路橋費等還在不斷增加。

另有上海市一家物流咨詢公司的負責人表示,試點過程中承受較大壓力的主要是利用自由車輛從事貨物運輸的企業,由此前繳納3%稅率的營業稅變為11%稅率的增值稅之后,由于可抵扣的油費等項目占公司的支出比例不夠大,不要說降低稅負,就是將稅負維持在試點前的水平都非常困難。

經過對眾多交通運輸企業的調研,上海物流企業家協會認為交通運輸業的適用稅率應在8%左右為宜。

3月15日,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發布的一份調查報告頗引人注目。報告顯示,參與試點的上海21家物流企業中, 67%的試點企業所繳納的今年1月的增值稅,比以往繳納的營業稅都有一定程度增加,平均增加稅負5萬元,個別大型物流企業的稅負增加了100萬元。調查企業反映,稅負增加的主要原因是交通運輸服務稅率上調幅度較大,而企業可抵扣項目較少。

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認為,物流企業特別是運輸型物流企業稅負有較大增加,有違試點方案中“改革試點行業總體稅負不增加或略有下降”的指導思想。

中央財經大學稅務學院副院長劉桓曾參與上海試點政策的部分設計,他坦承物流行業稅負較高,是源于當初方案設計的瑕疵。

按照最初的設想,交通運輸業試點前的營業稅稅率為3%,按照稅負基本不變的原則,試點后企業的實際稅率也不得高于3%,因此若將增值稅稅率定為11%,進項稅率只要保持在8%以上即可。劉桓認為,這樣的設計思路存在較大缺陷,因為即使企業的銷項稅額可以控制,但進項不是人為所能控制的,企業可抵扣項目不足時,稅負必然增加。
在接受采訪時,上海市稅務部門有關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在營改增試點開始之前,上海對可能產生的問題做過一些評估,但從目前來看估計還是不充分,“有點著急了”。

比如,試點開始前有很多享受營業稅優惠政策的企業,按照規定優惠政策還將延續,但由于增值稅優惠的標準和內容與營業稅不同,究竟該如何連續?最后只能將優惠之門打開,盡量放寬準入條件。在這種情況下,不可避免會有一些企業鉆政策的空子,對此應當如何去防范,是亟待解決的問題。

由于最早的試點方案在操作細節上不夠明確,所以只能在試點工作推進過程中不斷補充修正,下發一個又一個通知。
上海市稅務部門該人士認為,不能籠統地講營改增之后相關企業的稅負提高還是降低了,由于涉及多達12.6萬戶試點企業,不同行業、不同企業的情況都不太一樣。

對于稅負增加的企業,上海市財政部門推出了一些過渡政策,建立了財政扶持資金,但這種政策并非普惠制,符合條件審定之后才會給予,只有少數企業才能享受,而且補貼金額也不大。而對超過增值稅實際稅負3%的部分即征即退政策,也只是對少數本來享受營業稅減免企業的過渡性照顧。

該人士表示,營改增試點是一個全新的稅改項目,比幾年前的增值稅轉型試點復雜得多,涉及到非常之多的技術性問題,各地在以往都沒有經驗。“這是一項大工程,至少要施行半年以上才能看出眉目。”

此前在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全國政協委員、國家稅務總局原副局長許善達也表示,營改增可稱一次普遍的減稅改革,其推進難度要遠遠超過以前的增值稅轉型改革,改革速度不可能太快,只能一步一步地推動。

北京稅改“接棒”懸疑

盡管上海市營改增試點遭遇意想不到的難題,全國仍有不少省市如北京、天津等地已先后提出參與試點的申請,江蘇、深圳等更多省市雖未提出正式申請,但也在緊鑼密鼓地做準備工作,希望早日加入到營改增的行列中來。

普華永道曾配合財政部研究設計營改增試點方案,該公司大陸及香港地區間接稅主管合伙人胡根榮對《財經》記者分析表示,之所以會有更多地區想要參與營改增試點,是想避免非試點地區與上海相比存在的“劣勢”。

從稅負角度看,上海變得更具投資吸引力,而且增值稅收入會增加。更重要的是,試點納稅人改繳增值稅后,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不僅可以由試點地區的增值稅一般納稅人抵扣,也可以由非試點地區的一般納稅人抵扣,非試點地區的稅收便相應減少。

據《財經》記者了解,在已提出試點申請的眾多地區中,最可能獲批的當屬北京市。

據知情人士透露,其實早在2011年10月底國務院決定在上海推出營改增試點之前,國務院就曾經跟北京市打過招呼,看它能否可以作為國地稅分置的地區代表,和國地稅未分家的上海市一起,進行第一輪營改增改革。

但國務院同時也表示,如果北京市條件暫不具備,可由上海先行試點,而后北京再作為第二批試點地區跟進。目前上海市已經開始試點,國務院于是也想讓國地稅分置的地區摸索出一些經驗,所以目前傾向于批準北京進行試點。

“北京獲批的可能性非常大。”劉桓表示。他認為,京滬兩地的相似之處也很多,比如都是國際化大都市和總部所在地,處于國際航運的核心區,服務外包、商品外包的情況較多,實行“營改增”之后能獲得不少好處。

身為北京市政協委員的劉桓此前曾給北京市政協會議提交方案,建言北京市的營改增方案。他認為,由于上海的試點方案較為粗糙,北京市應該在上海方案的基礎上進一步細化。具體到稅率設計,一定要首先測算試點企業的進項到底能有多少,進而再推算它的稅率應該定到多少為宜,避免稅負過高增加的情況重演。

比如,結合北京市的產業特點,在上海試點中原有的交通運輸業和現代服務業之外,還應該納入建筑設計和建筑安裝業。另外為加強協作和征管,北京市國稅局、地稅局、財政局和發改委等部門應成立一個聯合辦公室,在試點過程中發揮作用。據了解,上海為確保試點順利推進就在市級層面成立了試點工作領導協調小組,及時研究試點中出現的新問題,提出解決之策。

接近北京市稅務部門的知情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北京市在已經上報的試點方案中提出,希望在上海的試點行業基礎上擴大一部分行業,另外還希望從今年7月1日起開始實行。

截至目前,北京市的申請還沒有獲批。北京市財政局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北京市成立了由北京市財政局牽頭的營改增工作領導小組,有相關消息會統一對外發布。

北京市地稅局有關人士對《財經》記者說,目前北京市地稅系統與營改增有關的工作是“只做不說”,因為在試點準備期間所有計劃的政策都是不固定的。目前做的主要工作是調研,“不管什么時候開始試點,都要事先做好準備”。

3月30日,國稅總局局長肖捷在中國政府網進行在線交流時表示,北京市確實已經提出實行營改增試點,但具體方案還未確定,目前正在做前期準備。

據了解,早在今年2月,北京市稅務部門就挑選了5萬家企業進行營改增典型調查,涵蓋了營業稅九大稅目的全部行業,但調查重點還是交通運輸業企業和部分現代服務業企業。

從《財經》記者獲得的一份名為《北京市國家稅務局“營業稅改增值稅”企業情況調查表》來看,其所調查的交通運輸業和現代服務業所涵蓋的服務,與上海試點行業的范圍一致。交通運輸均包括陸路、水路、航空和管道運輸四項內容,現代服務業則包括研發和技術服務、信息技術服務等六項內容。該調查表的下發時間為3月6日。

據《財經》記者了解,北京市部分區縣的國地稅系統還共同召開過營改增試點工作聯席會議。聯席會議主要圍繞營改增試點準備工作進度,對稅收收入的影響,以及建立國、地稅長效溝通機制展開。

試點擴圍另有玄機?

看到全國不少地區對于營改增試點的熱情,前述上海市稅務部門人士表示很無奈。他認為,上海避開了國地稅分置的體制問題,問題還出現這么多,放在其他國地稅分置的地區問題就會更多。很多地區目前只是對營改增降低稅負和帶動地方招商引資積有濃厚的興趣,但對于應付其中的難題并未做好充分準備。

今年2月,中國注冊稅務師協會副秘書長王秀曾帶隊赴上海進行調研。她對《財經》記者表示,根據國務院轉發的發改委《關于2012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重點工作的意見》,今年要“穩步擴大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行業和地區范圍”,這表明中央接下來會有序地推進營改增工作,解決全國行業之間和地域之間不平衡的問題,但其中一個首要前提是“穩步”。

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在前述的調查報告中也建議有關部門,應該慎重對待營改增試點擴圍。報告中說,擴大試點應該按照行業而不是按照地區進行推進,避免引發地區間的不平衡。尤其物流業是全國網絡化經營的行業,更不宜因地區試點政策的不同,造成新的地區分割。

據了解,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有關負責人3月份參加了全國人大常委會預工委召開的“有利于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財稅政策”座談會。該負責人不僅發表了意見,還提交了一份《物流業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財稅政策建議》,其中就包括調整完善營改增試點政策的內容。

劉桓也表示,國務院批準第二批試點應當慎重,若盲目批準過多地區和行業,推出的方案五花八門,就可能引起局部甚至全局性的稅收管理混亂。

他同時認為,為保護地方的試點積極性,上海營業稅改增值稅后的分成問題被暫時擱置,但隨著改革在國地稅分置地區的推進,增值稅的重新分成將越來越不容回避。再接下來,還將涉及更深層次的中央與地方財政關系調整。

接近財政部的知情人士對《財經》記者透露,出于多方面的考慮,其實財政部對目前營改增擴圍呼之欲出的輿論并不以為然,但也不能排除在輿論的影響下有所推進的可能。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在線客服
售中咨詢售中咨詢
服務熱線:
0551-68562556

請掃描二維碼
打開手機站

[向上]
捕鱼大亨为什么玩不了 手机足球即时比分 环海南自行车赛级别 天津时时经网 上海11选5计划网页版 山西快乐十分派电子版 七乐彩分区走势图 七乐彩独胆码必出 手游梭哈单机游戏下载 网站上的赌赛车快廷什么的 167cc玩彩票分分时时彩 河北时时怎么玩法 bet365体育在线7 广东时时历史记录查询表 七星彩开奖结果app下载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 重庆时时彩500本金稳赚